<form id="j97br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j97br"><nobr id="j97br"><meter id="j97br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97br"><nobr id="j97br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            元史廉希憲傳的原文及全文翻譯

            古籍 時間:2019-08-24 我要投稿
            【www.xiaotiaoshen.cn - 古籍】

              元史

              原文

              廉希憲,字善用,布魯海牙子也。幼魁偉,舉止異凡兒。九歲,家奴盜馬逃去,既獲,時于法當死,父怒,將付有司,希憲泣諫止之,俱得免死。又嘗侍母居中山,有二奴醉出惡言,希憲日:“是以我為幼也。”即送系府獄,杖之。皆奇其有識。世祖為皇弟,希憲年十九,得入侍,見其容止議論,恩寵殊絕。希憲篤好經史,手不釋卷。一日,方讀《孟子》,聞召,急懷以進。世祖問其說,遂以性善義利仁暴之旨為對,世祖嘉之,由是知名。

              十二年,右丞阿里海牙下江陵,請命重臣開大府鎮之。帝急召希憲,使行省荊南,諭日:“荊南入我版籍,欲使新附者感恩,未來者向化。南土卑濕,于卿非宜,今付托以大事,度卿不辭。”希憲日:“臣每懼才識淺近,不能勝負大任,何敢辭疾。”希憲冒暑痰驅以進。至鎮,即日禁剽奪,通商販,興利除害。首錄宋故幕僚能任事者,以備采訪,仍擇二十余人,隨材授職。左右難之,希憲日:“今皆國家臣子也,何用致疑。”時宋故官禮謁大府,必廣致珍玩,希憲拒之,且語之日:“汝等身仍故官,或不次遷擢,當念圣恩,盡力報效。今所饋者,若皆己物,我取之為非義;一或系官,事同盜竊;若斂于民,不為無罪。宜戒慎之。”皆感激謝去。令凡俘獲之人,敢殺者,以故殺平民論。立契券質賣妻子者,重其罪,仍沒入其直。先時,江陵城外蓄水扦御,希憲命決之,得良田數萬畝,以為貧民之業。發沙市倉粟之不入官籍者二十萬斛以賑饑。大綱既舉,乃日:“教不可緩也。”遂大興學,選教官,置經籍,旦日親詣講舍,以厲諸生。西南溪洞,及思、播田、楊二氏,重慶制置趙定應,俱越境請降。事聞,帝日:“先朝非用兵不可得地,今希憲能令數千百里外越境納土,其治化可見也。”關吏得江陵人私書,不敢發,上之,其中有日:“皇帝遣廉相出鎮荊南,豈惟人漸德化,昆蟲草木,成被澤矣。”帝日:“希憲不嗜殺人,故能爾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十七年十一月十九夜,有大星隕于正寢之旁,流光照地,久之方滅。是夕希憲卒,年五十。(選自《元史廉希憲傳》,有刪節)

              譯文

              廉希憲字善用,是布魯海牙的兒子。小時候身材魁梧,舉止不同于一般兒童。九歲時,有四個家奴偷了五匹馬逃走,抓住以后,按當時的法律應該處死,父親很生氣,要把犯人送交有關部門,廉希憲哭著勸止了他,犯人全部免死。他還曾侍奉母親住在山中,有兩名家奴喝醉后口出惡語,廉希憲說:“這是欺我年幼。”于是將那二人綁送官府獄中關押,用木棍打他們。大家都驚奇他有如此主見。世祖還是皇弟時,廉希憲十九歲,得以入選侍奉,世祖看他這般容貌舉止和談吐,特別恩寵他。廉希憲非常喜好經史著作,手不釋卷。有一天,正在閱讀《孟子》,得知皇帝召見他,急忙把書揣在懷里就進宮了。世祖問他孟子的學說,他就用人性善、重義輕利、行仁政而不行暴政的觀點回答,世祖表揚了他,稱他為“廉孟子”,從此知名。

              十二年,右丞阿里海牙視察江陵,繪制了地形圖上奏朝廷,請求命令身居要職的大臣開設高級官府鎮守那里。皇帝急忙召回廉希憲,派他行省荊南,曉諭說:“荊南地區歸入了我朝版圖,你要讓新歸附的人感恩,尚未歸附的人向往歸化。南方土地低洼潮濕,對你不適宜,現在把大事托付給你,朕想你不會推辭的。”廉希憲說:“我時常擔心的是自己的才能和見識都很淺陋,不能夠勝任大事,怎敢以身體有病推辭呢?”廉希憲冒著酷暑急速前進。到達治所,當天就禁止搶掠,使商販貿易通暢,興利除害。首先登記宋朝舊有官吏中能干事的人,以備選取和咨詢,還挑選了二十多人,根據才能授任相應的官職。左右之人提出異議,廉希憲說:“現在都是國家的臣子,有什么可懷疑的?”當時宋朝舊官吏到高級官府行禮晉見,必然廣送珍寶玩物,廉希憲拒絕不收,并且告訴他們:“你們仍擔任原來的官職,有的還被破格提升,應當感念皇帝的恩典,盡力報效朝廷。現在你們饋送的,如果都是你們私人的物品,我收取就是不義;一旦有屬于公家的財物,此事就如同盜竊;如果是從百姓那里搜刮而來的,就不是無罪了。應當警戒慎重對待此事。”送禮的人都感激謝罪離去。廉希憲下令凡是被俘虜的人,誰敢殺死他們,按故意殺害平民論罪。訂立文書典賣妻子兒女的人,加重治罪,并沒收他典賣所得的錢。以前,江陵城外儲蓄了水作抵御用,廉希憲命令挖開缺口放掉水,得到數萬畝良田,分給貧窮百姓耕種。調撥沙市不入官庫的儲糧二十萬斛,用以賑濟饑民。重要綱領已經確立,于是說:“教育不可延緩。”隨即大力興辦學校,選擇教官,購置經典書籍,天明時親自到講學地點,以鼓勵學生。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,以及思州、播州的田、楊二家族,重慶制置趙定應,全都越過邊境前來請求歸降。事情上奏朝廷,皇帝說:“先朝不使用軍隊就得不到土地,如今廉希憲能讓幾千幾百里之外的人越境前來獻納土地,可見其治理教化的效果。”守關之吏得到一封江陵的私人信件,不敢打開,上交朝廷,信中說:“皇帝派遣廉丞相出京鎮撫荊南,哪里只是人民受到恩德教化,連昆蟲草木,也都受到恩澤了。”皇帝說:“廉希憲不喜好殺人,所以能做到這樣。”

              十七年十一月一九日夜,有顆大星隕落在廉希憲居室的正室旁邊,閃動的光芒照亮大地,很久才熄滅。這天晚上,廉希憲去世,享年五十歲。
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南方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