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j97br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j97br"><nobr id="j97br"><meter id="j97br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j97br"><nobr id="j97br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            散文父親走的那一天

            散文 時間:2018-04-10 我要投稿
            【www.xiaotiaoshen.cn - 散文】

              那天,很冷,是星期五,是陰歷的十月二十一日,是我們夫妻倆的結婚紀念日,在當時,沒想到這些意義,于我,只是一個普通的即將到來的周末,我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,也沒有熬夜,關了手機,陪著兒子酣然入睡,睡夢中的我被家里座機鈴聲驚醒。

              靜夜里的鈴聲為何那么凄厲,我驚恐地看到來電顯示的是父親的手機號,傳來的卻是小姨的聲音,她的語氣很平靜很淡定,她說我父親病了,在醫院,讓我回去看看。病了么,小姨,僅僅是病了對嗎?他那么堅強的一個老頭,自我記事起,幾十年來他從沒有住過院,他那么疼我,一定是忽然住院,心理變得脆弱,想我了,所以,任性一回,深夜了還要我回去看他!可是,我為何那么恐慌呢?全身發抖,手指顫到摁不準電話號碼,強作鎮靜地,叫醒了孩子,打通了一個同事的手機,讓他送我們回去。坐在車里,稍稍平復一下,開了手機,看到來電提醒弟弟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,還有信息,原來弟弟、弟媳也在回家的路上,為什么,他們為什么也這么急地往回趕呢?為什么??不,不,不,不會有事的,我不要那種不祥的感覺,一定只是自己太緊張了才生出的懼怕感,一定只是父親想我們了,一定是的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,終于到了醫院,有二舅家的表弟、大爺家的堂弟在門外等我,我問他們:“父親沒事吧?他什么病?很嚴重嗎?”,堂弟沒有回答,只是說進去吧,進去看看吧,他那種語氣讓我害怕,真的害怕極了,瘋了一般往里沖,在急救室床上躺著的,是我的父親嗎?是嗎?他似乎很平靜地睡著了,可他怎么穿上了那種衣服,這是干嘛呀?我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,我懵了,質問旁邊站著的幾個表哥,“哥哥,這是怎么啦?怎么啦?你們怎么給他穿這樣的衣服??”哥哥們不說話,我要跑過去抱父親,表嫂、小姨在后面使勁地拉我,好像還有母親在哭,弟弟也在哭,我癱軟地跪倒在床前,腦子里已經一片空白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        后來,聽母親說,那天白天父親還在濟寧一個工地上干了一整天的活,傍晚隨著工頭的車一塊回家,路上還給母親打電話說他要回家吃晚飯。可是,車到了村后的公路口,父親已經感覺有點不舒服了,是母親攙他回家的,也沒有想著去醫院看看,只是在晚飯后讓母親去叫了鄰村的赤腳醫生,無濟于事呀,還耽誤了時間,后來,大概八九點鐘,已經上床躺下了,難受得堅持不住了,叫來了對門的我堂弟,弟開車帶他直奔縣醫院,到了醫院門口,他難受得厲害,想吐,幾乎走不成路,堂弟說背他,他倔強地不讓,架著他去了急診,掛上吊瓶,急救,前后不過幾十分鐘,就不行了。醫生的診斷書說是心衰。

              想想真是挺悲哀的。父母曾經因為我們姐弟倆學業優異,先后考上學,在四鄰之間甚感自豪。可是,遠離家的兒女對眷戀故土的老人來說,真是沒有用,不能細微地盡孝道,反倒不如沒讀書的孩子,能早早地結婚生子,時時陪在父母跟前,有什么事能及時照應。

              我常常想,在當時那種情況下,我和弟弟如果在家,是不是能早點送父親去醫院,是不是就能避免這種悲劇呢?越想,越是懊悔,越想,越自責,,像是鉆進了死胡同似的,我走不出來,。

      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    南方彩票